殺戒1:刈鐮

 



內容簡介

刈鐮戒律

你應殺人。
你不應抱持成見、偏執或不良意圖殺人。
對於那些接受你到來的人,你應賜予其家人一年豁免……
你應殺死抗拒者的家人。
你終生為人類服務,在你有生之年你的家人都享有豁免,這是你的報酬……
你不應殺害你自己之外的刈鐮……
除了刈鐮戒律,你不受任何法律約束。

這是一個沒有饑饉、沒有疾病、沒有戰爭、沒有苦難的世界。文明已達頂峰,科技已臻完美,再沒有進步的餘地與必要。人類甚至征服了死亡,壽命可達無限。

只是人口不能無止境成長。減輕人口壓力的責任交到了刈鐮手上。刈鐮有權力奪走人們的性命,在戒律的規範下執行任務,擁有崇高地位。

席翠拉和洛文被選為刈鎌見習生,兩人卻都不想踏入這行當死亡使者。他們的導師說,最不願意殺人的人才應該入行。他們開始學習各種殺人技藝。但刈鐮組織的權力衝突波及到了這兩個年輕見習生,讓他們陷入只允許一個人活命的生死鬥。


試讀心得

未來世界已變完美,不再受到疾病與死亡、貧困低下或富有掌權等事的困擾,人人平等永且健康生,但凡是有利也有弊,也因此人口過度擁擠,產生了刈鐮的需求,他們握有所有人存亡的權利,且不受法律拘束,可這樣的世界到底是不是人類夢寐以求的烏托邦?而究竟誰有資格操控別人的生與死?

尼爾‧舒斯特曼擅於寫人存在的價值與意義,在《分解人》中被分解的小孩因為家人與社會不認同他們的個體的存在是有用的,反而是分開利用才更能展現其用處,其作品在身體自主權上下手。

而《刈鐮》則是直接挑戰生死題材,在人類戰勝死亡、資源過於完善,已經沒有可以追求的事物下,每個人因永生而怠惰,總想著還有以後,不再對知識有所渴求,讓文明止步,沒了創新,如此的不進步也等於是一種退步;甚至將砸肉泥視為遊戲,不尊重生命,那延長壽命又有何意義?

但無論可以延長多久壽命,為了地球資源,又有誰應該要為此獻出自己的性命?

生命終究要面對刈鐮到來的可能性,但身為一個掌有生殺大權的人又該有甚麼樣的道德標準,倘若如戈達德的心態般,自視甚高並採取殘暴手段的摭取,就無異於殺人犯,而且如他單一攬權者的專制思想很危險,雖然永生世界沒了權力鬥爭的問題,不過刈鐮組織的內鬥相對的也是另外一種爭權奪利,集權無人可反抗,壓霸也違逆刈鐮存在的意義,特別是以此來對付早已盲目接受,不再有獨立思維的人群。

比較直接的比較,可以從席翠拉與洛文從普通人成為刈鐮見習生的過程中,看到想法上的轉變,從社會灌輸的習慣豢養下,到成為刈鐮後的開化,包括其中做出的各種接受、退讓和犧牲,讓人知道每次的改變都必須付出代價,也必須有人覺醒來帶動他人。

處在中立立場來維持平衡的雷雲也是一個有趣的謎團,由雲端進化而成,但背後是否藏有秘密,或有人操控,之後與刈鐮組織會不會有衝突,讓人好奇。


除此之外,我覺得家庭間的親子倫理也是作者想討論的一環,在前作中父母可以因為不想負管教小孩的責任,因此將他們棄送在別人家,或送去分解;在此書中,因可以無限逆齡,而有新的人生,家庭組織過於繁雜,小孩不再被注重,產生了書裡稱得不到父母寵愛、被忽略的的小孩為萵苣,另外看似美滿的家庭,也因為刈鐮帶來的利益,不再單純,在條件特殊的設定下,親子間的關係、抱持的想法與態度問題更深刻的呈現。


報名前完全不知道這是《分解人》作者的新作品,所以一發現就非常開心的繼續讀,果然沒有辜負期望,依舊保有他特有的冷硬風格、故事與角色間充滿矛盾與爭議,也有數度讓人出乎意料的轉折,讓人喜歡。

雖然一開始因為《分解人》中毒太深有點不習慣《刈鐮》,不過讀著讀著便被他筆下的新世界吸引,跳脫出舊的故事,愛上他建構出的新故事,而結尾斷在相當有趣的地方,我會抱持一樣的高度期待迎接六月的《雷雲》!


感謝博識提供試讀機會!

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