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隻老鼠:再膽小如鼠的人,也會有無法忍受的一刻。


內容簡介

再膽小如鼠的人,也會有無法忍受的一刻。

「雪麗,乖女兒,」她說,「不要害怕,他只想要錢而己。只要我們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他就走,不會對我們怎麼樣。」

我不相信她的話,從她的手抖個不停,喉嚨又哽得快說不出聲音,我分辨得出來,她也不相信自己講的話。貓一旦進了老鼠洞,不傷害老鼠一下,是不會走的。我知道事情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雪麗和母親的個性十分相近,都有著老鼠般逆來順受的性格,她們行事低調、習慣隱藏於人後;她們膽小羞怯,慣於承受而不反抗。

她們都曾是暴力底下的受害者。在經歷過一場身心俱疲的離婚官司後,一個失婚的中年女性,帶著臉上有著霸凌留下的傷疤的女兒,以及一筆少得可憐的存款,避居至鄉下一幢與世隔絕的偏僻農莊,準備重拾自己的生活。

她們以為終於找到藏身之處,以為這世上種種嚴苛的現實層面不會再侵擾到無力與之對抗的老鼠。

然而,在雪麗十六歲生日的前夕,有人闖入她們隱匿的堡壘,打破了得來不易的安寧世界。

接下來發生一連串令人震驚又毛骨悚然的事件,雪麗的世界整個翻轉過來,母女倆受到前所未有的試煉。她們的生活如脫韁野馬般失了控,情勢緊張到瀕臨火線,雪麗不禁在想:如果她和媽媽其實不是小老鼠,那麼她們會是什麼呢?


試讀心得

到底這樣的謀殺事件,是否可以因為同情母親的軟弱性格導致家暴、雪麗的校園霸凌事件,而合理化?

雪麗因自己不曾改變的糟糕外表,慘遭同年好友疏遠、霸凌,原本想自殺的雪麗,再一次經歷霸凌,這次竟嚴重放火燒了她的頭髮,終於得知這可怕事情的母親,因為不和他人起任何衝突、逆來順受的性格,只是帶著她找到了一間偏僻能藏身的忍冬小屋,像極了兩隻躲避危險的無能老鼠,兩人漸漸的習慣這日復一日得安定生活,沒料到最令人期待的十六歲生日,竟是完完全全的翻轉的她們的世界的一天. . . . . .

說是無法苛責的犯罪案件,但我不這麼認為。

我覺得雪麗自己的想法和個性是最先有問題的,殺人事件算是個導火線,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耐,因為保羅‧韓尼根說的話與模樣,就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使的雪麗失去理性,導致事情的發生,但她是否想過,如果自己有所改變的話,霸凌、殺人這些事就有不會發生的可能性。

更何況後續的雪麗並沒有良心不安,只有怕被發現的忐忑不安,一點都不認為自己這樣做事不對的,甚至覺得她算是幫這個世界清除掉兩個人渣,但她這樣的想法就已經不對了,沒有任何人能決定別人的性命到底有沒有價值,更不能拿自己因為個性軟弱被欺壓,在那瞬間爆發來當藉口,雖然霸凌者、保羅‧韓尼根和馬丁‧科雷多的確不對,但誰又該為了妳的懦弱性格而犧牲呢。

而雪麗的母親,也是因為如鼠般的個性,所以被家暴、離婚,但其實說起來,我覺得看作者敘述出來的她是個厲害的律師,要不是因為軟弱無能,也不會影響到雪麗,而且人生也可以非常順遂。另外,殺人後還能那麼冷靜思考接下來該做什麼準備、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心情,都可以如此巧妙的扮演出來,真是教人毛骨悚然。

而這次的事件,對雪麗和她母親來說或許是個可以徹底改變自己性格的轉捩點,更加改變自己的想法、心態,從一隻膽小畏縮的小老鼠,脫胎換骨成一隻瘋狂、冷血怪物。

作者很厲害,把主角雪麗和她母親的心理變化、忐忑不安近乎崩潰的情緒、親自動手殺人、二次和母親籌劃殺人和如何毀屍滅跡,那種赤裸裸的殘忍、那種超乎想像的真實,仔仔細細的描述出來,殺人過程如同電影般,歷歷在目,明知到這是些行為是不對的,卻可以藉由文字,使犯罪事件合理化,讓人閱讀完依舊繃緊神經。



感謝大塊提供試讀機會!

創作者介紹
BO

文字總是能表示些什麼。

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