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你認為雅各到底有沒有殺人呢?為什麼?

我認為有。這件案子以帕茲自殺,寫了一篇坦承自己殺人的遺書結案,但檢察官拉朱迪斯所提出的所有證據,雖然都不足以直接證明是雅各殺了人,但是種種的證據卻實對他不利,包括了雅各的一枚指紋、殺人基因、持有的危險刀子、喜歡流連於名為「切割室」的網站,還發表了一個和案情有類似情結的「林中漫步」一篇文章、朋友提過雅各曾經做出什麼樣殘忍或是沒有同理心的事、表現出來的行為模樣甚至是感情,或許是還沒發現決定性的證據。

因為此書以被告爸爸安迪的角度描寫,剛開始會偏頗雅各,但仔細想想,雅各的這些失常行為,是不是真的有可能是他殺了班傑明呢?

而且之後雅各被詢問出來的說詞反覆,顯得牽強,而且有人死在公園裡,剛開始會很震驚、嚇到,但也不至於不報警或聯絡家人朋友來幫忙,就把屍體丟在那,後來雅各也沒有表現出,對班傑明被殺像哭泣、傷心的樣子,甚至是在宣布一級禁時笑了,讓人不自覺的還是會把似乎冷血的他聯想到殺人犯上。


2.
一個人的行為是先天還是後天因素的影響比較大?「殺人基因」真的讓雅各狠心下手殺了他的同學嗎?

我覺得是後天因素的影響比較大,殺人基因畢竟只是個基因,只是潛在的某個因素,並不是直接影響了行為,例如雅各的爸爸安迪,他也有遺傳自父親、祖父、曾祖父殘忍的殺人基因,就算是他刻意的要證明自己和他們不一樣,但結果是他的確沒有踏上和他們一樣的不歸路,如果沒有發生這件事,他可以過得非常幸福。

所以我認為就算雅各狠心的下手殺了班傑明,但原因一定不只侷限於殺人基因,或許和環境、情緒有關,或許是他的真的對班傑明忍無可忍,畢竟長期受到他的語言、小動作霸凌,可能會因此萌生殺意,就算殺人基因有關係,但絕對不會是唯一的關係。



3.
發生在雅各身上的事可以說是天下父母的惡夢,如果你是雅各的爸媽,你會怎麼做?你的心裡會有什麼感受?

換做是我,我覺得如果殺人的人的確是雅各,我會把他交出去,雖然不一定會被原諒,但會認真的和被害人的家屬賠罪道歉,畢竟殺人的確不對,雖然會很震驚、悲傷,可能會承受不住事實的真相,但不可以因為是自己的孩子就偏袒他,這樣非常的沒有責任心,生下了他就該對他的任何事情負責,雖然安迪的做法不是正面的,但這一定也是因為太愛自己的孩子所做出來踰矩的做法。

如果雅各是無辜的,為了他的清白、他的權利名譽、事情的真相,會盡全力的幫助他,任何辦法都會嘗試,這時的情緒應該是悲憤交加,畢竟,自己的孩子平白無故就要為了一件非常嚴重且沒有做過的事付出極大的代價,還會影響到他的未來,一定會非常憤怒想揪出兇手,悲傷是因為他就這樣被斷送前程。


4.
請告訴我們你對這本書的看法和讀後感想。

第一次閱讀這種類型的書,說真的,第一次以被告的角度去看到謀殺案這件事,對作者描寫安迪心理變化、所做出的種種行為的手法很喜歡,描述的鉅細靡遺,讓人如主角般,跟著安迪的情緒起起伏伏,深入的了解身為被告、同時又處於像是被害人立場的家人會有什麼感覺、會有什麼做法,雖然感覺一直想找帕茲來頂罪,但的確很符合書名,捍衛雅各,無論如何,捍衛自己的孩子。

也讓我了解到與論的壓力,但不管是站在哪一方的立場,我都很難肯定的說誰可憐、誰對又是誰有錯。

雅各的媽媽蘿莉,受不了自己周遭從沒受過的異樣眼光、甚至身為母親,卻不能堅定的支持自己的小孩是無辜的,竟開始懷疑他是殺人犯,最後帶著雅各自殺,身為被告的家人卻不是真的的壞人,卻要被人唾棄、被孤立,受些從沒受過的待遇,真的壓力會很大;但身為社會大眾,像平常看著社會新聞的那種感覺,他的父母真的很失責,小孩子教不好,竟然去殺人,或是犯人若是表現得很不以為然,不是眾人所認為應該的態度,被攻擊的絕對不會只有他,一定會擴及他的親人。

看完這本書後,其中有人留下了難聽的字眼,殺人犯我們恨你下地獄吧,而沒有任何鄰居朋友出面阻止,冷眼旁觀,換個角度想想,兇手毀了一個無辜的家庭;但同時,觀看或表明任何態度、行為的旁觀者們,又何嘗不是毀了另一個可悲的家庭?

還有作者肯定對法律、犯罪這類的事很了解,偶爾有些會讓我有點不懂,但能夠深入的探討這種話題,庭上辯方與證人的一來一往、任何規則、任何相關的法律條例,在媒體、大眾的面前該有什麼表現,避免被誤會,都寫得很仔細,很精采,讓人摒住呼吸、一口氣讀完。


感謝三采提供試讀機會!

創作者介紹
BO

文字總是能表示些什麼。

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